http://127.0.0.43

“卡嫂”的跟车生活

  

 

  36岁的陈玲与丈夫宁俊峰同是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人。2019年,陈玲学习了大货车驾驶,开始跟车生活,成为“卡嫂”。如今,这对卡车夫妻档一年之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全国各地跑,以跑鲜活农产品绿色通道为主。跟车以后,陈玲逐渐适应了现在的生活:在车上做饭、与丈夫轮流开车、观赏路上的美景、结识更多的热心卡友……年初疫情发生后,两口子在家待到初七就开始外出拉绿通,为云南、贵州、四川、重庆运送蔬菜和水果。新华网 武斌/文 付宇鹏/摄

  

 

  陈玲的丈夫宁俊峰有十几年的货运经验。2015年,夫妻俩用跑车挣下的钱把原先的旧院子翻修了一遍,还添置了新家具。“这么多年勤勤恳恳跑车的收获,就是给家里修了新院子,还买了新车。”陈玲说。新华网 武斌/文 付宇鹏/摄

  

 

  如今借助现代化的通讯设施,陈玲和丈夫宁俊峰可以通过手机在网络随时关注货源并接单。据陈玲介绍,以前为了接单,丈夫宁俊峰要一直守在货运站,有时一守就是三、四天。新华网 武斌/文 付宇鹏/摄

  

 

  找到货源后,夫妻俩会根据送货距离、货物类型等算出盈利,选择最合适的货源接单。新华网 武斌/文 付宇鹏/摄

  

 

  每次跑车回家,陈玲夫妇都会和几个“卡友”聚一聚。大家都是丈夫开车妻子跟车,只有陈玲不一样,会替丈夫开车。新华网 武斌/文 付宇鹏/摄

  

 

  陈玲和丈夫有一儿一女,女儿16岁,儿子12岁。每次跑车出门前,陈玲都会多看两眼孩子们的照片。“平时都在路上,陪孩子的时间太少了。”陈玲说,她和丈夫每次跑车多则二三个月,少则1个月,一年在家的时间不超过30天。新华网 武斌/文 付宇鹏/摄

  

 

  2019年,夫妻俩把4.2米的小货车换成了6.8米的大货车。“记得刚买上车的时候,我就在心里问自己,这么大我可以么?”陈玲说,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货车,她心里是发憷的。如今,早已习惯了跟车的陈玲,在货车上攀爬自如,比起丈夫毫不逊色。新华网 武斌/文 付宇鹏/摄

  

 

  “之前我虽然有B本,但从没开过这么大的车。”陈玲说,她第一次试开大货车是在一个卸货用的大型停车场,丈夫不停地在旁边安慰她,“他说你不用开,你在路上陪我聊聊天就成。但是他一个人太累了,我不想让他这么累。”图为陈玲在帮丈夫拆卸货箱支架。新华网 武斌/文 付宇鹏/摄

  

 

  装车、驾驶、卸货……经过一年多的跟车生活,现在的陈玲已是跑货运的“老司机”。图为陈玲在打麻花结,据陈玲介绍,打了麻花结的绳子不仅受力强,绑东西也特别结实。新华网 武斌/文 付宇鹏/摄

  

 

  车大、货重是大型货运的特点。相比妻子,宁俊峰在装车中承担着更多的体力活,装车完毕后他已满身是汗。出发前,陈玲递纸巾给丈夫擦汗。新华网 武斌/文 付宇鹏/摄

  

 

  每一次回家,陈玲都想着要在家里多呆几天,陪陪父母、孩子。但事与愿违,每当有合适的货源,她和丈夫便会马不停蹄地再次出门。经常是儿子放学回到家,夫妻俩已经在送货的路上了。路上的闲暇时间,陈玲会在车上和父母、孩子视频聊天。新华网 武斌/文 付宇鹏/摄

  

 

  提起父母和孩子,陈玲总是充满愧疚,“不能陪着孩子成长,也没有办法照顾老人。但这就是我们的生活,跑起来就有了希望。”快到目的地的时候,陈玲会提前开始寻找下一单的货源。她说,这样效率更高,挣得更多。新华网 武斌/文 付宇鹏/摄

  

 

  车上小小的工具箱成为了夫妻俩的“移动厨房”。简单的厨具和调料,让路上的他们能吃上一口热乎饭。图为高速服务区,陈玲做饭,丈夫在旁边打下手。新华网 武斌/文 付宇鹏/摄

  

 

  “两个人煮碗面,就点榨菜,简单又实在。”陈玲说,如果运气好,碰到卸货地点周围有菜市场,她和丈夫还会去买点菜,改善一下伙食。图为夫妻俩坐在货车旁吃午饭。新华网 武斌/文 付宇鹏/摄

  

 

  服务区里简单休整之后,夫妻俩又继续上路了。陈玲说,每一次外出跑货,她和丈夫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,都会把尽可能多的时间用在赶路上,因为跑起来让她充满安全感,“只要跑起来,生活就会越来越好。”新华网 武斌/文 付宇鹏/摄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